羊小惠

【Evanstan】M.O.E 喵星小王子11上(RPS!伪AU!猫耳!)

醉雨倾城:

前文


01-02   03   04   05   06   07上  07下   08上    08下


09上  09下   10上   10下




11





宣传期是Sebastian的噩梦,彻头彻尾几乎让人醒不过来又要嚎叫着结束它的那种。宣、传、期,这不仅意味着他要牢记漫威公关人员发来的所有供稿和指导性词汇,还需要做一身又一身昂贵的漂亮的穿起来并不自在的西服,他要坐在靠背很低的椅子里连续说好几个小时的话,忍受镜头录下他的一举一动,包括来自时差的痛苦的哈欠,他随时随地都要保持100%的旺盛精力,应付奇奇怪怪的甚至说了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各种问题。天知道这些媒体为什么都想知道同一件事的答案,就算他是漫威电影的副标题,他也不想把同样的事情在一天之内重复十七次。


尤其是,他必须小心地藏起自己的焦躁情绪,免得让他奶油色的耳朵突然冒出来。就算摄影师屈服在漫威公关的枪口下同意销毁这段视频,他也再不可能为漫威工作了——酷炫的蒙面杀手掀掉面罩露出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已经被无数粉丝吐槽“真可爱”,如果此时,他的头上再钻出一对会抖来抖去的猫耳的话,他唯一的出路大概就是去日本参加漫展了。听说那个国家像古代埃及人一样,全民都在崇拜猫。


 他是MEOW星基因携带者,日本人也许会喜欢他,Sebastian想,这样他就可以24小时甩着他的尾巴在街上走,会有人给他投喂好吃的小鱼干,一定会的。 


Chris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他们在化妆间里候场的时候,Sebastian小声地提起了这件事,他的每一个词都淹没在Anthony的笑话和其他人的笑声里,只有Chris皱着眉头抱着手肘思考了片刻,斩钉截铁地说:“不,Seb,我觉得不会,他们喜欢秩序,而你是秩序以外的。”他说得那么严肃,以至于Sebastian误认为他们要去参加“MEOW生存状态研讨会”一类的东西。“你可以来我家,”Chris补充说,“如果漫威开除了你的话,我妈妈会炖很好吃的鱼。”


Sebastian模仿着美国队长的神态皱起眉头:“喂一个……猫人吗?”


“我妈超善良的,”Chris说,“就算我们都变成狗熊,她也会开车出去采购,把后备箱塞满蜂蜜罐子。”


Anthony听见了他们的谈话,说他可不要变成狗熊,Scarlett说就算变的话,她也要是一只性感的小棕熊才行,Chris大笑着说好吧,我会让我妈提前准备好水果和面包的,当工作人员开始通知倒计时的时候,Chris忽然离开了已经发散到银河系以外的狗熊的话题,转向Sebastian,就这么瞧着他。Sebastian也瞧着他,微微动了动眉毛。


Chris快速抿了一下嘴唇,把手指贴在唇上拍了两下。


这算什么?Sebastian刚把自己的嘴唇舔到湿润就被工作人员叫了出去。


媒体见面会上永远少不了能把人烤熟的大灯和能把人吵聋的尖叫声,尤其是出场的瞬间,他总会觉得站不稳,几乎要把尾巴伸出来才能保持平衡:带着体温的声浪几乎把他推到舞台后面去,其实他并不能很好地看清楚观众的面孔,但是,托那对三角形的耳朵的福,他几乎能听见场内所有角落的窃窃私语,有女孩子带着哭腔说“天哪他真的好可爱”,还有人歇斯底里地喊着“冬兵我爱你”,他能做的一切就是对她们微笑,站在定位点上让媒体拍照,然后尽快找到有自己名牌的位置坐下。


事情很快就发生了。非常快,非常突然,当着镜头和所有观众的面,Chris出场了——这一点也不稀奇,他一定要出现,所有的观众都是来看美国队长的——当Chris经过他的时候,在他的后背上弄了一下。


对,“弄”了一下,Sebastian不确定自己要怎么形容这个动作。不是拍,不是拧,不是戳,也不是推,Chris弄了他一下,能感觉到是手背靠了过来,但是他的手指并拢,紧绷绷地在Sebastian上敲了两下,就仿佛那是一扇门,那些结实的骨节和Sebastian的脊椎相碰,让这种敲击更加明确,哒哒,两下,没错,绝对是两下。


Sebastian抬头看的时候,Chris已经飞快地走了过去。他们的座位并不挨着,所以Sebastian有很多的空闲去思考这到底是干什么。他们明明一起在候场室里坐了那么久,聊着狗熊的话题——哦——Sebastian想起了碰在唇上的手指以及Chris之前的疯话。


“我还会吻你。”


“每场都会。”


Sebastian 赶紧挪动了一下椅子,顺手拽了拽自己的衣服。他要把敲在后背的凹痕立刻掸开抖掉,免得它像子弹一样顶着他的心口,几乎把他的耳朵和尾巴挤出身体外。


每一次媒体见面会之后,他们都没有太多的时间在一起聊什么,蜂拥而至的记者都希望能得到美国队长的独家回答,而对于这部电影的副标题先生,他们想问的问题也不少,大概因为Sebastian长着一副欧洲人的面孔,带一点点神秘的不自然,有时候,采访没到一半,接连的问题已经游离到电影以外,以至于Sebastian在回答的时候总带着迷茫,不确定对方为什么要知道相关答案。他告诉了记者自己看过的很多书的名字、关于片场的细节、他喜欢什么音乐、会不会跳舞、有没有受过伤,只有一个问题,Sebastian需要变换着词汇来回答,几乎把辞典里面的好词好句用光——每个人都问他,和Chris Evans合作是什么感觉,Sebastian总是说,太棒了、很好、很美妙、非常有趣、难得的机会、绝佳的体验,可他却知道,并没有人真正理解这些词汇背后的含义。记者会以为这是剧组中的同事A对于同事B无关痛痒的评价,客套简洁,Sebastian却想多说一点儿,就一点点,刺激的、兴奋的一点点,甚至不足以让漫威的狙击手扣动扳机,他怕在镜头前面露出猫耳和尾巴,却巴不得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他和Chris是一对。就通过词汇的变化、说法的置换,他想,总有人看得出来吧:这疯狂又充满占有欲的想法令他愉悦,只有一次,真的有一位女主持人看破,她尖锐地说,你和Chris真的是很gay的一对。Sebastian不安地在沙发里扭动了一下,让坐垫紧紧顶着自己的屁股,好把他耸动的尾巴戳回身体里,他开始快速查找词典里那些还没有拿出来用在Chris身上的好听的词,一时间并没有什么太满意的,于是他说,是的。就这样,坦荡荡地说,是的,也许是因为他过于坦荡——他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夸自己的演技——女主持人与他同时笑起来,就此放过了这个话题。


有小小的沮丧从毛绒绒的耳根附近掠过,弄得Sebastian情不自禁地去捋自己的头发。他应该挑一个好听的词出来夸奖Chris,然后在收工之后发短信给他。Chris说他把这些词都贴在手机备忘录里,看Sebastian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用尽,Sebastian本来也想跟无形的字典较劲下去的,可惜冬日战士红遍了地球的每一个角落,令他始料未及,铺天盖地的访谈迅速燃尽了本来就不太厚的恋爱字典,Sebastian只好随机抽取一个词汇来形容Chris。如果他眼前浮现了黄昏收工时Chris非要吃一个冰淇淋才肯回酒店的样子,他就说“棒极了”;如果他想起那个吻,他就说“绝赞”;如果他感到有人隔着十万八千里在弄他的后背,他就说“很美妙”;如果他决定舔一下嘴唇回味后台转角幕布后面忽然而至的薄荷味道的面颊相碰的话,他就说“令人回味无穷”。


Chris开始在备忘录里统计各个词汇的用量,Sebastian说这不公平,我都无法建立这样一个表格,因为你总是说,“Sebastian是个超棒的演员”。Chris在楼下等他,偷偷摸摸地,带着一顶快餐公司配发的棒球帽,站在邮筒旁边,还专门挑了一个坏掉的路灯。Sebastian也是突然接到电话之后决定下楼的,美国队长说,他正在去拯救世界的路上,经过Sebastian楼下,于是停下来享受人生——“世界可以等,Seb不可以”。他们在漆黑的路灯下友好地抱了抱,凌晨三点,漫威的狙击手们可能都睡了,于是他们开始接吻。Chris是薄荷漱口水的味道,他说刚录完节目,回到酒店躺在床上,却突然忘记了Sebastian的味道。


“这就是人类的弱点,”Sebastian说,“MEOW星人从来不会忘记标记过的味道,我们有标签,如果我们被洗脑了,就拿标签出来恢复记忆。”


于是Chris努力地体会了Sebastian的味道,作为一个人类,他真的非常努力并且真的记住了罗马尼亚奶油色狸花的味道。没过几天,Sebastian就看到了一段视频问答,粉丝问Chris,你和Sebastian合作的感觉怎么样?


Chris说:“他可是世界上最甜的孩子。”




PS,这个梗应该人人都知道了吧……the sweetest kid(kitty)什么的~


然而……还是想上图……想上视频……谁也别拦着我……给我更多的evanstan!!【。。。





视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435209/




以及,你们是好gay的一对哦——by好懂的女主持人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k3OTI0MTYw.html




以及……强行“弄”了一下包的撩猫高手……






评论

热度(406)

  1. 羊小惠醉雨倾城 转载了此文字